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道至简 >> 内容

贵富而不知道

时间:2012/11/26 22:28:51 点击:

  核心提示:追求升官发财,理想实现,就成了贵富者。贵富者有钱乱花,不知养身之道,花钱买病。不知事亲之道,对老人不敬,对子女溺爱,伤老害幼。不知回报社会,滥买奢侈品,满足虚荣心,少有幸福感。中国富豪的钱花在哪儿?一是自己高消费,二是留给子孙更多的财富。不重视回报社会。...

      贵,就是高贵,俗话说就是当官的,或者是当大官的。富,就是富裕,俗话说就是有钱人,或者说百万富翁。贵富,就是两者结合,通常说的是升官发财。荀子说:“夫贵为天子,富有天下,是人情之所同欲也。”(《荀子·荣辱》)这就是说,凡人都追求富贵。富贵是好的,如果富贵而淫,那就不好了,因此,孟子强调“富贵不能淫”。富贵是好的,追求者多,真正富贵了,面临更多的问题,需要正确对待。如果处理不好,还可能遭灾惹祸,还不如贫贱。正如《吕氏春秋·本生》所说:“贵富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不如贫贱。”当今中国富豪常有“贵富而不知道”的情况,试举例如下:

 

一·贵富而不知养身之道
      养身是一门大学问。没有钱的时候,讲究不了,于是在艰难的求生存的搏斗中度过,却没有发生什么太多的意外。有了钱了,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就需要讲究了。结果越讲究越麻烦,这真是出乎人们的意料。《吕氏春秋·本生》总结过去的教训,有以下几条:“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命之曰招蹶之机;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贵富之所致也。故古之人有不肯贵富者矣,由重生故也,非夸以名也,为其实也。”贫贱者,劳累需要休息,饥饿时需要营养,温饱之后,需要享受美。因为贫贱,未能得到满足。贵富者这些都能得到满足,再进一步,没有劳累的情况下,懒得走路,出入乘车,腿脚逐渐退化,于是产生“蹶”的毛病。营养充足的情况下,还要再补充,营养过剩,不但增加了肠胃的负担,损坏肠胃,还会由于营养积聚过多导致心血管的各种疾病。声色的享受也应该有节制,过分自然也会导致疾病。贫贱者受到经济的制约,贵富者缺乏制约,容易引起祸患。如果知道养身之道,自觉限制自己的享受,当然可保安全。不知养身之道,尽量享受,必然带来害处。正如庄子所说的“以养伤身”。

      现代科学讲究饮食的营养,也还有人吃出病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西方科学研究成果认为,人的营养主要有三要素:脂肪、淀粉、蛋白质。这三者在人体内都会转化成能量即热量,同样量的脂肪所产生的热量最多。因此认为脂肪营养最高,于是脂肪身价就提高了。当时国家定价,猪肉肥膘厚的最贵,瘦肉最便宜。于是,有钱人就能够经常吃肥肉。穷人只好望着肥肉流口水。二十年后,有的国家心血管病患者大幅增加,死亡率升到第一位。科学家进行研究发现,这些病的原因在于动物脂肪摄入量过高,也就是吃肥肉太多。为了减少心血管疾病,当然应该少吃动物脂肪,主要是猪肉中的肥肉。各种媒体也反复报道这样的信息,医生也告诫患者不要吃肥肉。与此同时,提倡吃蔬菜和海鲜。在这样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下,谁能不信科学?一说吃肥肉多,容易得心血管病,许多人就不敢吃肥肉,甚至一见肥肉就恶心。有的是天生的不喜欢吃肥肉,有的则是听信宣传以后产生的厌恶肥肉的心理。特别是有钱人,讲究吃,也有钱讲究,于是不吃肥肉,连瘦肉也都不吃了。天天吃鱼虾海鲜和蔬菜水果。这算学会吃的科学了吗?不见得!请看一个富村的怪病:(《报刊文摘》2006年3月15日第4版。摘自中央电视台3月9日《每周质量报告》)

       江苏太仓的金星村年人均纯收入超过六千元,该村部分村民得了一种怪病,经常出现头晕症状,个别严重的会无缘无故地晕倒,有的甚至丧失劳动能力。医院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卫生部、科技部和国家统计局联合进行调查研究,结论是:“江苏省人均贫血患病率是26.5%,太仓的贫血患病率达到61.9%。”我国人均贫血患病率只有20%。经研究发现,太仓人头晕病主要是缺铁性贫血。这些富人为什么会缺铁呢?科学研究,缺铁的原因主要有四种:食物短缺,钩虫病,妇月经影响,胃部疾病。后三种排除掉。只有“食物短缺”。他们很富裕,不可能短缺。这究竟怎么回事呢?在深入调查以后,发现村民饮食有了很大变化。村民袁建英说:“现在我们生活条件好了,鱼虾、蔬菜我们一直吃,就是肉不大喜欢。”喜欢吃鱼虾海鲜和蔬菜,很少吃肉,是这个村的普遍现象。鱼虾海鲜食品,铁的含量很低,偏食造成缺铁,缺铁引起贫血,贫血产生怪病。

      肥肉营养高,古人说“肉食者谋”,说明吃肥肉对大脑的思考有所帮助。孟子更说:“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孟子·梁惠王上》),“七十非肉不饱”(《孟子·尽心上》)老年人更需要吃肉。没有肉吃,肚子不饱,营养不够。但是,肥肉吃太多,也不行,容易引起心血管疾病。这是科学研究的成果,是对的。但是,科学研究只讲了太多容易患病,没有讲太少了会如何,也没有说多少为宜,说明科学在这里是不全面的。再加上片面宣传,推向极端,造成偏食,最后导致“怪病”。实际上,肥肉多了不行,太少也不行。不能正确理解科学,自然不会正确利用科学,好的东西被歪曲成有害的东西。这里缺的正是科学精神。根据世界银行研究认为发展中国家因营养不良造成的劳动生产力损失为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至5%。据此计算,因为营养不良,目前我国每年损失大约5400-9000亿元之间。(《报刊文摘》2006年3月27日第一版)有的营养不良,是食品不足造成的,有的则是偏食造成的。

      有一位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家(刘永行),右膝有病,1997年到美国洛杉矶一家医院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不但没有见好,反而更加严重,花了4万美元。回国后请张中南大夫做同样手术,第二天就能走路,术后吃一些便宜的药,完全健康。一共花了2万元人民币。这位企业家体会到“企业价值观”,作为旁观者的我也体会到不要以为外国的什么都好,也不要以为钱贵的水平就高。我知道的咸阳神刀动手术,不流血,不痛,还不收费。一个青年股骨头坏死,西医治疗就是换骨,需要花六万元手术费,保质二十年。在西安一家小医院治疗,吃药不用动手术,两年根治,花不到三万元。

      《吕氏春秋》总结教训以后的两千多年中,换了几百个皇帝,年龄超过七十的只有十多个。其他人都没有活过七十岁。他们都是“贵为天子,富有天下”的最高富贵者,为什么不能长寿呢?主要原因就是庄子说的“以养伤身”。皇帝处于社会矛盾的旋涡中心,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又异常激烈,为了协调关系,皇帝伤透脑筋。这种费神的事,给皇帝的精神压力非常大,严重影响皇帝的情绪。而情绪过激,就会损害健康,所谓“怒则伤肝,喜则伤心,思则伤脾,忧则伤肺,恐则伤肾。”皇帝在过度情绪中损害健康,导致短寿。除了短寿,他们的生活也不那么幸福。关在皇宫这个大监狱中,没有自由。他们的幸福似乎只在农民的想像中。

 

二·贵富而不知事亲之道
      事亲,是侍候亲人。这里推广为对待亲人,包括上辈的父母,下辈的子女以及更前的祖父母和更后的孙子。作为父母,疼爱子女,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古代就有“妻子具而孝衰于亲”(《荀子·性恶》)的说法,《红楼梦》中“好了歌”,其中说到“世人都说神仙好,只是子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历代有,孝顺子孙谁见了?”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民间说法则是“娶了儿媳妇,拐走了儿子”。父母疼子女,是无限情深的。而子女孝顺父母,古今中外都存在一些问题,不那么主动。中国儒家重视孝,强调孝,在反复教育下,中国人比较重视养亲、敬老,表现出孝心。孙中山认为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的优长。在二十世纪的一百年中,一再批判儒家的孝道以后,人们就从“孝”的教育中解脱出来了。多数人还保存着孝心,少数人就自由了。有的还能寄一些钱,供养父母,只是不那么注意“敬”,有的就连“养”也不肯负担了。有人说:“当前有些做子女的令人心寒:观看明星演出,一掷千金,无怨无悔,可为父母买东西,几十块还嫌贵。”(《人民日报》2006年3月29日第五版杜正武“来论摘登”)

      对上不孝,相应的对下却不注意教育,只一味地溺爱,纵容。给子女提供骄奢淫逸的物质条件。这些富贵者以为给子女留下很多财富,他们就会无限幸福。触龙太后爱子要留儿子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他出去经风雨见世面,认为经风雨见世面是受苦。(事见《战国策》)营荡爱儿子,让他不劳而获,不食其力,坐享别人的劳动成果。(事见《春秋繁露》)财富留给子孙后代,这是中国人的观念。但是,古代也有不同的看法。

      一种观点认为留下财富,不如给予教育。提高素质比增加财富更重要。或者说,人品素质是比金钱更重要的财富。

      汉代独尊儒术,经学盛行。精通一本经书,就可以出仕当官,享受荣华富贵。因此,当时有人认为,遗留给儿子千金,不如教会儿子一经。千金可能被偷,也可以花完,而一经在心,既不怕偷,也不会消失,会陪伴终身。宋真宗《励学篇》说:“富家不用买良田……《五经》勤向窗前读。”因为书中什么都有,只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就可以得到金钱美女,名誉地位,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因此又有一句名言叫“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个说法被批判了几十年,我们可以从中剖析出合理的颗粒,进行创造性的转换。读书,就是学文化。万般指没有文化的人群,这里包括当了大官的,拥有巨大财富的,身份是贵族的后代,以及各种各色人等。当然也包括没有文化的工人、农民。有的人认为这话是贬低了工人、农民。实际上,工人、农民在封建时代,还需要贬低吗?本来就是处于最下层。虽然也有人将民与“天”并列,农民的地位也仍然是最低层的。因此,过去很多农民都重视子女的教育问题,再穷,也力争为子女的教育创造条件。许多人也因此学到文化,升入上层,为社会作出重大贡献,同时也光宗耀祖,实现了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学习文化,学习知识,在任何时代都是有进步意义的。

      另一种观点认为留下过多财富,不利于子女教育成长。《汉书·疏广传》载:“广既归乡里,日令家共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卖以共具。居岁余,广子孙窃谓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几及君时颇立产业基址,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丈人所,劝说君买田宅。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饷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

      这一大段话不太好理解,试译如下:西汉宣帝时一位大官叫疏广,告老回到家乡,每日让家人提供酒食,请宗族亲属、过去的老朋友和宾客,一起娱乐。多次问家里剩金还有多少,赶快拿出去卖了用来供应酒食。这样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自跟宗族老人中与疏广关系最好的人说:“子孙希望趁疏广在时稍微建立一点产业的基础。现在饮食快把财产消费完了。应该从老人的角度,劝说疏广买一些田地与住宅。”老人就在闲暇时给疏广提出这种想法。疏广说:“我难道老糊涂了,不想子孙的事了?我想已经有了旧的田地与住宅,让子孙在那里勤劳,足够供给衣食,与普通百姓差不多。现在再给他们增加什么都是多余的,有了多余的就会使子孙养成懒惰。如果是贤材,财富多了,就会减损他的志向;如果是蠢材,财富多了,就会增加他的罪过。而且,富人,容易招群众的埋怨。我既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教育子孙,也不想增加他们的罪过而又被很多人埋怨。另外,这些金钱是皇帝用来给我养老的,所以我与乡亲、宗族共同享受皇帝的恩赐,以度我的晚年,不是可以吗?”这里必须说明的是,疏广不是反对发财,只是反对给子孙留下太多的财富。子孙不是靠自己的勤劳获得过多财富,对于他们的思想有腐蚀作用,养成懒惰的生活习惯,产生不劳而获的观念,逐渐走向腐朽坠落,最后害了子孙后代。

      这一段话的意义在于,一般人富贵了就想的是封妻荫子,给子孙留下一笔可观的财富,自己享受了一辈子,也让子孙享受一辈子或者半辈子。但是,我们从历史上看,很多人虽然留了很多财富,子孙都不会享受一辈子的。名门之后,还想高人一等,结果是连普通人都不如,享受少而受苦多,有出息的更少。在东南亚的华侨,有很多人发了大财,但是,传到第二代,就破产了。电脑王王安有若干亿美元的财富,传到第二代也就破产了。所谓“富不过三代”。这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社会现象。问题就在于有钱人家不是花在培养子女的教育上,不能培养子女独立生活的能力,只是用所有的财富任其消费,以为这样就是爱心的充分体现。实际上,这是危害子女的普遍做法。“坐食山空”,即使有金山、银山也会花完的。古人早就知道父母对子女的溺爱所产生的不良后果。王符说:“婴儿有常病”,“父母有常失”,“婴儿常病,伤饱也”,“父母常失,在不能已于媚子”,“哺乳太多,则必掣纵而生癎”,“是故媚子以贼其躯者,非一门也”(《潜夫论·忠贵》)。婴儿经常有一种病,就是过饱引起的疳积病。这种病是父母的溺爱子女引起的,由于溺爱,哺乳太多,贼害其身体。象这种病不仅出现于一个家庭,普遍出现于中国古今的许多家庭,说明这个问题是带有普遍性的。

 

三·贵富而不知花钱之道
      比尔·盖茨是世界首富,受到很多中国人的崇拜。据调查,中国人崇拜的神,有92%崇拜财神爷,崇拜的人多数崇拜比尔·盖茨。两者有一致性,说明中国现代人追求的是发财。《中外管理》的社长兼主编杨沛霆在2006年第三期《中外管理》的“卷首语”说:“比尔·盖茨个人资产大约460亿美元。他的妻子梅林达是盖茨积极从事慈善事业的主要倡议和督导者。去年10月28日,比尔·盖茨庆祝自己50岁生日时,再次重申要把全部财产回报社会。他成立的‘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拥有288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尽管他们富可敌国,但他们并不热衷购置名牌,仍然保持商界从业人的风格。2003年,比尔·盖茨对外捐献11.8亿美元,重点是卫生和教育。……当比尔·盖茨看到2003年非典期间中国慈善总会只收到770万元,可是中国百万富翁高达到30万人,却只有一位捐献200万元时,比尔·盖茨哭了……”杨沛霆接着说:“5年前,当《福布斯》排出中国富豪榜时,有钱人还战战兢兢。但5年后的今天,情况大有变化。据《商业周刊》报道:5年前,世界奢侈品总销量中,中国的份额不到1%;但最近高盛公司统计:该比例已高达12%,成为全球第三大奢侈品消费国。这显然与我们富人毫无顾忌地挥金如土大有关系。”

      杨沛霆先生的话,很有份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比尔·盖茨通过正当的方式获得了巨大财富,这是令人敬佩的。更令人敬佩的是他热衷于慈善事业,捐献的财富超过全部财产的一半。相比之下,中国富豪们捐款占总财产的比例就太小了。30万户百万富翁,财产总量应该超过8000亿元,所捐款770万元,不到十万分之一!而这些捐款还不都是富豪们捐的。对于奢侈品却那么热衷,高居于世界第三大国。这可见,中国的富豪们花钱在奢侈品上,追求生活的豪华与排场,回报社会不那么积极。另据报道:高音C歌王帕瓦罗蒂在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出的出场费只有16000美元,而在中国每场的出场费高达20万美元。高出十多倍。(《报刊文摘》2006年4月12日摘自《新闻晚报》4月5日的报道)为什么帕瓦罗蒂的出场费有如此巨大差别?主要原因是中国许多富豪还在“以骄奢淫逸为荣”。 所谓“暴人刍豢,仁人糟糠”(《荀子·成相》),“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李白文集》卷一《古风》诗句)这体现当今富豪的价值观与精神境界。

      贵富者不会正当花钱的表现很多,许多钱花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上,并没有得到多少幸福感。因为钱多,养坏了身体;因为钱多,破坏了亲情;因为钱多,败坏了名声。钱多不是坏事,不懂得花,就会招灾惹祸。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我以为需要提醒一下富豪们:应该提高自己的素质,学会如何正当花钱。

      社会变化莫测,于是有“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说法。穷富之间的变化,《红楼梦》第一回“好了歌”的注,讲得比较明确。它说:“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膑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清代的小说家总结历史经验,得出这种看法,是有充分根据的。中国数千年历史变迁,可以概括为“沧海桑田”。历史上也常有几十年,一两百年没有大动荡的日子,小动荡却是不断的,人间祸福总是经常发生的。在小动荡中,也仍然有一些人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另一些人平步青云,升官发财。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长富贵的家族。有的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读历史使人明智。历史事实知道得多了,知道社会总是在变化中,各种情况都可能发生,因此,得意不会忘形,逆境不改壮志。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在这里,我们特别重视“富贵不能淫”,就是有了钱,不乱花,有钱要想没钱时。有钱要多做好事,多做善事,多积德,不要骄奢淫逸,不要财大气粗,胡作非为。钱应当造福人类,不应该危害社会。这里就有一个正确的荣辱观问题。我们应当逐渐形成不以有钱为荣,应以对社会的贡献为荣。钱多贡献社会,为社会多做好事,回报社会,才是光荣的。如果钱多,自己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再留给子女骄奢淫逸的条件,那是富贵人家最可耻的事,应与“奸富”等同视之。“奸富”就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法富起来的。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本富为上,末富次之,奸富最下。”有奉献社会的观念,就是对社会有爱心,就是一位仁者,就不可能奸富。在这种意义上说,孟子讲的“为富不仁”和“为仁不富”是有道理的,意义是非常深刻的。全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没有人说他“奸富”,也没有人说他“为富不仁”,这才是富人的榜样!

      一些官员不适当花钱,也相当严重。一个很穷的县,花几百万元搞一次什么“同一首歌”晚会,而农村到处是臭气熏天的厕所,无钱改造。淮阳有个太昊伏羲陵,还有两个杭州西湖那么大的龙湖,新建一巨大伏羲文化广场。伏羲陵是朱元璋下诏建的。现有许多今人题字,且多为政界人物。搞了一个姓氏文化节。挥金如土,一掷就是几千万元。而这个县的年财政收入只有一亿多元。有的地方开一次学术会议,钱都用在搞花架子上,讲排场上,几十万元就够用,结果花了几百万元。形式上轰轰烈烈,实质上没有内容。学术会议不重视学术交流,只求轰动效应。这也是不知如何花钱的典型。有的为了给自己留下纪念碑工程,不切实际,上大项目,建飞机场,筑高速路,劳民伤财,大投入,少产出。不花自己的钱不心痛。现在我们要讲荣辱观,对于富贵者,应该以清正廉洁为荣,以贪污受贿为耻。董仲舒的名言:“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作者:周桂钿 来源:网络
  • 您对道教文化感兴趣吗?
  • 感兴趣,希望深入学习
  • 一般,不是太感兴趣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普道教育网(www.pudaoedu.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pudaoedu@163.com 站长QQ:1790410228 京ICP备10086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